淳,三阶魔方公式图解,奥迪a5报价-眼泪世界,暖心小故事,温暖我们这个世界

admin 2019-05-22 阅读:174

我们好,我是丑黑。

在5月17日播出的《少年可期》中,萧敬腾向乐华七子共享自己年少时犯的错,自曝曾是学校暴力施暴者。

而萧敬腾自爆的论题也让学校暴力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界中

在施暴时大多数学校施暴者都并不清楚自己的起点是什么,正如萧敬腾说的一般,比及出事了之后才会惧怕,才会考虑自己的起点,是为了一口气仍是为了想把对方怎样?而事实上并没有。

学校暴力的参与者在施暴过程中并没有任何起点,目的性。更多的是参与者之间的一种彼此追捧,他人这么干了,我就得跟着这么干。火伴之间的彼此追捧,起哄,让参与者享受着虚荣心的满意。会觉得自己很受重视,很了不得。

这也导致了这群施暴者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一个人的损伤到底有多重。

肉体上的伤口跟着时刻的消逝渐渐就会康复,而心灵上的损伤却会让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走上止境。

而诚如萧敬腾这般的人又有多少

两年的时刻让一位从前的学校暴力参与者改动了终身

乃至知道了何为职责跟期望

坚持真挚才会被温顺以待

萧敬腾的阅历与改动当然让人欣赏,而学校暴力的发作并没有停止

而你会对学校暴力说不吗